武隆酒店预订   武隆景区门票预订
TAGS / 网站地图 / 网站导航

陪父亲说说话

文章来源: 印象武隆征文      作者:陈秀容     时间:2015-02-02 15:46:03    
摘要: 母亲的骤然辞世,使原来开朗的父亲突然变得孤独起来,平日里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。

  母亲的骤然辞世,使原来开朗的父亲突然变得孤独起来,平日里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。

  提一罐鲜炖的猪蹄汤直往父亲居所赶,路遇一老乡,要我转告父亲可否再为他家编担箩筐。

  要不是老乡的提起,我也早忘了父亲曾是个篾匠。砍竹子,做十字钉,划篾条,编箩筐、背篓、竹匾、篮子等篾器,样样是行家。父亲常常坐在院子里,把弄着竹条,手上的老蛮厚得像老松树的皮。但印象最深的却是父亲挑着一大串篾器货消失于集市方向的身影,渐近中午,当山凹里传来熟悉的说话声时,便是我们几兄妹欢呼跃雀之时,因为,父亲回来了,预示着我们几兄妹的零食到了。

  为了养育我们,父亲曾捊起袖子,拿起砍刀,龙卷风般开僻荆棘林,将荒蛮之地种上一大片一大片的庄稼;为了养育我们,父亲曾步行几小时,到好几十里外,帮林场挖窝栽种树苗;为了养育我们,父亲曾帮人砍树,扛运木材,肩上的血泡一个又一个,扛得连腰也直不起……

  父亲,已好多年不做篾器活了,恐怕编不好。我替父亲回绝老乡的请求。继续往前赶。

  为了家里能出个读书人,能有人端上铁饭碗,能够户口农转非,父亲又拼死拼活养猪养牛卖,庄稼地里的劳作已不再分昼夜。在知道我高考落榜的刹那,我分明看到父亲的眼神里燃烧着绝望的火焰,但父亲却使劲全身力量地挤出满脸的云淡风轻。那一刻,我只感到鼻子发酸,泪水扑涑而落,这一世的养育之恩和对父亲若大的愧疚之情,就让我在以后的时光尽我所能努力回报吧!

  母亲健在时,每次做好吃的都不会忘记为山里的二老送去一份。每次都喊父亲,现在不用供儿养女的,不用再种那么多的庄稼,可父亲总是不听,却说,他的身子骨还硬朗,干得动,粮呀,钱呀就不用我们给他那么多。实在说不动父亲,每每抛粮下种或秋收双抢时节我们兄妹都联合回娘家帮忙。那时的父亲,内心不知有多高兴,只因有我们的陪伴。

  想着想着就到了父亲的居所。你来了?父亲乐呵呵地。又带了菜来?前两天,你姐姐送来的香肠,我都还挂着没有吃,昨天才将你哥买来的肉丸吃了。你们几兄妹呀,经济也不宽裕,我一个老头子了,又吃不了多少,你们难得做难得送,以后不要送了。父亲一边说一边接过保温饭盒。那怎么行呢?您是我们的父亲,含辛如苦地把我们拉址大,一点吃的能算啥?

  接下来父亲叫我同他去逛。我和父亲边走边叨家常,父亲说:“现在的生活呀,是多么好,吃穿不用愁,三病两疼有你们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父亲径直走到一卖电器的小店,问起一款DVD机的价钱。记得前不久父亲刚买过一台视屏播放机,现在已有一台收音机一台MP3和一台DVD机。父亲摸摸后走出了店。尽管我常抽空去陪伴父亲,但我明显感到,父亲依然是孤独的,尽管有收音机MP3和DVD的解闷。

  逛着逛着,父亲也如往日般走进了一卖篾器贺的小店,我跟在父亲后面,见他摸摸竹篮,看看箩筐,问问筛匾。与往日不同的是,父亲这次居然要买背篓。我赶忙阻止父亲:“您都肩挑背扛了几十年,还沒累够?”“有时需要用用。”父亲明显在搪塞。但父亲已在给钱了,也罢,父亲想买就由着他吧,“我给,我身上有。”我把父亲的手拦了回去,替父亲给了钱。背着背篓,我和父亲走出了小店。

  我陪着父亲继续逛,我们边走边聊,聊老家的点滴,聊亲朋好友的喜乐近况,聊现今社会的美好。不知觉又到了批发市场,父亲又问起老姜和蒜的价格,也不知父亲是多少次来这批发市场了。好多次父亲想做点小买卖,都被我劝阻了。想想,老年人适当做点事,精神上有个寄托,对于母亲不在的父亲,也许不失为良策。这次,父亲还真的是有备而来的,他买了十几斤姜和蒜。我也不再反对,替父亲付钱时,他硬是要自己付钱,只喊我递背篓过去。

  现在的父亲,居然将他的小买卖做大了,每次进货不再零散地买十几斤,而是买各种货物均买一件,让商贩给他送到家,而每样货物每次背几斤出去卖。我能做的便是抽空去看他,买些营养品给他,时不时地同他进货,陪他逛街……

  向现已七十七岁高龄的父亲,敬孝道,除能陪陪他,说说话之外,我还能做些什么呢?

Tags(关键字): 印象武隆征文 | 印象武隆 |

热门游记

图文资讯

旅游工具

热门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