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隆酒店预订   武隆景区门票预订
TAGS / 网站地图 / 网站导航 / 中英文切换/ Language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武隆文学 > 正文

后坪,红色之旅擦亮了我的生命

文章来源: 武隆日报      作者:郑立     时间:2021-07-07 08:52:27    
摘要: 我是沿着红军战士铜像的指引抵达的。抵达1930年6月,抵达文凤庙农民协会,抵达后坪苏维埃政府,抵达“耕者有其田”的红军标语,抵达“穷人要把身来翻,打倒土豪把田分,我们起来消灭他”的红军歌谣,抵达“只有跟着共产党才有生路”的卷地狂飙。

   凝眸后坪苏维埃政府遗址

  阳光缤纷,金汁一般,洒在后坪大地。

  七月的鲜花,在后坪苏维埃政府遗址上怒放,迎迓生命的过往,怒放恒久的记忆。

  一块苔迹斑斑的石碑上,铭刻着铁血的时光。

  一片藤草茵茵的石基上,典藏着峥嵘的锋芒。

  我是沿着红军战士铜像的指引抵达的。抵达1930年6月,抵达文凤庙农民协会,抵达后坪苏维埃政府,抵达“耕者有其田”的红军标语,抵达“穷人要把身来翻,打倒土豪把田分,我们起来消灭他”的红军歌谣,抵达“只有跟着共产党才有生路”的卷地狂飙。

  高峰槽,这不就是后坪山乡的一块荒芜的山间平地么?

  不是的。这是有一座丰碑,一座澎湃历史、激越岁月的丰碑。

  它曾经背负着穷苦人的翘盼,沸腾了群山。

  而今它守望着大时代的跫音,穿刺了时空。

  让一种翘盼成为梦想的种子,让一种跫音成为灵魂的辉光,让群山与时空在沸腾与静寂中,呈现人间苍劲的画卷。

  凝眸。沉思。风雨在时光中锈蚀。日月在历史中轮转。在凝眸与沉思中,我探寻惊险情节中那些凝重的部分。

  星火,星火,革命的星火,在后坪燎原。

  后坪苏维埃政府在1930年6月成立,1931年6月被国民党重兵围剿。一年之间,热血磨砺忠诚的初心,牺牲锻造了生命的绝唱。

  在反围剿的艰苦战斗中,苏维埃主席赵月明身负重伤而牺牲,副主席罗吉普被捕在火炉铺英勇就义。

  站在一尊红军战士傲然前行的铜像前,我忽然发现,群山更加巍峨,天空更加高远,生命更加洪烈。

  他毅然挺立在天地之间,成了我的虔敬,成了我的凝望。

  那些光荣与苦涩,美丽与沧桑,神圣与静寂,在我的骨头中苏醒,在我的血液中流淌。

  默读后坪苏维埃政府史迹展览馆

  唯有默读,才能表达我的敬意。

  一部光辉的经典,浓缩了四川红军第二路游击队的历史,再现了共产党领导的川东地区地下革命斗争的苦难与辉煌。

  在默读中,我与一群年轻的共产党人相遇。杨闇公、冉均、漆南薰、傅烈、周贡植、李蔚如、李鸣珂、钟善辅、唐仲书,他们用青春播撒革命的火种,他们用灵魂祭献革命的星火。

  在默读中,我与一群武装革命的先行者相见。王岳森、赵启明、苟良歌、周晓东、陈静、尹觐阳、秦兴隆、赵月明、罗吉普、龚海成、陈子清、陈子光,他们用热血创建了苏维埃政权,他们用生命谱写了奋斗的华章。

  唯有牺牲,昭示真理。唯有就义,抖擞骨气。

  在默读中,我看见红军的身影在历史的山野里风雨兼程,我聆听红军的歌谣在历史的天空中春风化雨,我倾听潮涌川东的洪流在历史的河流上惊涛拍岸。大浪淘沙,丰碑永存。

  在默读中,我濯洗了心灵的尘垢,靠近了那些初心闪烁的灵魂,让心头的渴望成为我砥砺前行的一部分,被擦亮的生命与澄澈的时光波澜不惊。

  唯有默读,才能复活那些英雄的梦境。

Tags(关键字): 武隆 | 后坪 | 红色之旅 |

热门游记

图文资讯

旅游工具

热门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