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隆酒店预订   武隆景区门票预订
TAGS / 网站地图 / 网站导航 / 中英文切换/ Language

敬畏一棵树

文章来源: 武隆日报      作者:匿名     时间:2017-06-21 09:29:50    
摘要: 那是一棵让人敬畏的火棘树,它原长在仙女山下一个叫向家坝的旷野里。如今,随着仙女山国家级度假区的开发,生长在了度假区核心地段——度假区管委会的办公楼前。

   每次去仙女山,我必定去拜谒那棵年轮悠久的树。

  那是一棵让人敬畏的火棘树,它原长在仙女山下一个叫向家坝的旷野里。如今,随着仙女山国家级度假区的开发,生长在了度假区核心地段——度假区管委会的办公楼前。

  火棘,为蔷薇科,常绿灌木,性喜阳光,极耐干旱。初夏白花繁密,入秋红果累累。全属种类很多,在世界上有十种,中国已发现七种,主要生长在川、渝、滇、黔等省区的荒野之中。当地人叫红籽树、火把果、救灾粮,是村民遇上灾荒年救命的野生食物。因为生在严酷的环境下,它长不高,也长不粗,活得艰苦却不忘舍身济世。其果不仅药食兼用,就连它的根、叶、花都能入药,具有健脾消积、生津止渴、清热解毒、行气活血之功效。

  但是,我要敬畏的这棵树,是另一类火棘,跟常见的火棘大有不同。它树不像树,藤不像藤。说是树,又没有香樟、古柏那样高大伟岸的身躯;说是藤,又比一般藤类长得巨大浓密。无论是远观、近看都无法看清楚树干,其主干像大蟒曲盘,闪鳞亮甲扭缠在一米多高的石桩上,麻花似的树身长到三米多高时,像池中的喷泉一样,汪洋恣肆喷射出伞状枝叶。所有枝叶都下垂到根部,宛若绿色波浪起伏的瀑布,倾泻而下。树下形成的空间,似幽洞、像庭院,可容十多人在其间小憩。它形单影只,顶天立地,孤傲地站在一片开阔地上,与炊烟缭绕的村庄患难与共,苦命相守。年复一年披星戴月,傲霜斗雪,仍然昂首向天,枝繁叶茂。

  我与它不经意间地相遇,是十年前的事。那年夏天,我为寻找古时穿越乌江大地的大唐驿路上的“一楼九铺”遗址,从木根铺到钻天铺,再到白果铺。这棵树,就长在钻天铺与白果铺之间的古驿道旁。

  一见到它,就感到内心震撼:一棵树独自站在荒野中,像一位白发千丈的老者,昂然向天,伫立风中,默默地凝视着远方。更如一尊沉默无言的圣者,在广袤的苍穹下以庄严的气势和难以言说的神态,向世间昭示着一部无字的千年历史和亘古的人类命运。

  那棵树并不高,只有七米;占地不大,约有半分,树冠蓊蓊郁郁,枝桠荫翳交叠,像是给大地搭起了密不透风的天棚。粗大的树干却缠在一个石桩上,无数的根须已将石柱包裹,盘根虬曲。这是怎样一个擎天立地、沧桑壮烈的生命啊!

  我从见它那一刻起,心中涌动着无量的崇敬,想长久给古树鞠躬、磕头,想常常跟它对话、神交。

  敬畏那棵树,是它在艰难险阻中显出本色,在经寒历暑中锻造品质,静观风云变幻,笑对狂风暴雨;比肩那棵树,我差的是品格,差的是意志。

  一阵微风吹过,枝叶沙沙作响,一群鸟儿叽叽喳喳从树桠间飞向蓝天。顿时,脑中涌现一个生命的感悟:百年后消失的是我,千年后屹立的是它!

  十多年来,我已无数次去朝拜过它。特别是夏天,我入住仙女山度假区后,每天早晚散步时都要去看它,在这期间,我发现另外一群人——当地村民,似乎更敬畏它。

  当地村民无法说清楚这棵火棘树活了多少年,有人说两三百年,也有人说上千年,反正是爷爷的爷爷,奶奶的奶奶都说小时候都看见是这么大。村里的人一代代老去,一代代诞生,唯有这棵树盘根错节,历久不衰,代表村庄和村里的人极有耐心地活着,直到活得根茎爆裂,孔穴丛生,巨大的树冠遮天蔽地,如同一团团蓬蓬松松的云停泊在村庄的上空;直到活成村庄的传说,村庄的历史,村庄的神。

  树是有灵性的。一位叫陈二的村民告诉我这样一件奇事:在六七十年代,当地一吴姓的“二杆子”青年,仗着年青气盛,天不怕地不怕,手持柴刀将火棘树上几枝垂下来的枝桠砍去,没几日,就生了一场大病。从此,吴姓青年就下肢蜷曲、弓腰驼背,终生蜷伏行走。

  陈二又神秘兮兮地对我说,很多年前,村民都敬畏这棵树,谁也不敢去伤害它。一旦伤它,就有祸事临头,轻则生病,重则丧命。他们对待这棵树既像呵护神灵又像呵护老母亲一样。逢年过节,山里百姓常拎篮提香赶几十里、上百里山路来祭拜树神。在树上绑上红布,然后树下烧香、磕头、放鞭炮、祈祷,以求消灾治病,生子升学,六畜兴旺……

  百姓们敬畏那棵火棘树,是在千百年的岁月里,人与树,筚路蓝缕,相依相伴。是人与树原始渊源的情愫使然。这棵古树,目睹过山里无数的人间悲欢,普渡和庇佑过多少艰难人生。它是这片大地上的长者,见证这片大地的兴衰。它的存在是和他们的祖先连在一起的,它的身上传唱着他们祖先的故事。自然,这棵古树成了他们家园的象征,是他们岁月的符号,是他们精神的所在。村民们怎能不去敬畏它呢?

  然而,让我更没想到的是另一群人——仙女山度假区开发者,特别敬畏它。

  时间拨回到2007年4月27日这一天,石梁子的村里,阳光煦暖,仙女山旅游度假区管委会在这里正式挂牌成立了。一群陌生的人来到了一片蛮荒、闭塞、贫穷、落后的土地上,说要在这里开发出国家级旅游度假区。很快,首期规划面积4.6平方公里(后扩建为70.6平方公里)规划图出来了。但让规划师们遇到一个难题:一棵火棘树挡住了规划区核心地段一条主要公路。规划师们在规委会上向主政者汇报了这一难处。没想到主政者毫不犹豫,斩钉截铁地回答四个字:保树、让路。短短几个字彰显了何等的远谋和胸襟,更道出了主政者的心思:度假区的功能定位为“休闲度假、户外运动、生态环保”,要做到“显山、露林、隐城”。武隆是靠“生态自然”起家,自然要靠“生态自然”发家。“不要生态,那建个度假区何用呢?”这是人间的大爱和大善。于是,公路离树五米开外。

  新区建设时,建设者们用精致的石栏将这棵火棘围起来,培上新泥,并挂上保护牌。这棵树仍然在原地傲然屹立在仙女山新区的天地间,安然在时光四季里摇曳生姿。前些天,我再去看它时,在大树干的枝桠间大团大团绽放的新绿,竟比前些年我看到的更蓬勃,更稠密,也更欣欣向荣,仿佛新区建设的大潮势不可挡地朝上涌。

  仙女山度假区的建设者们不但保护生态,还注重培植生态。十年来,已栽种了数百万棵树,甚至路名都取为:香樟路、桂花路、银杏路、梧桐路……

  度假区的那群人敬畏那棵树,是因为他们懂得了古人向来都敬畏天意,其实今人看来,所谓的天意就是人类必须遵循的自然科学规律。世间万物都不是孤立存在的,一棵草木和一个人表象上是各自独立存在的,其实却生息相关,只是人们意识上忽视了它的内在联系,才丧失了对它的敬畏之心。

  因为大家懂得,敬畏一棵树,就是敬畏生命。它从一棵种子发芽开始长成一棵大树,实现了从灌木到乔木的飞跃,算是修成正果,曾经受过无数风抽雨袭,电击雷劈……历经多少劫难,成活下来了,才能成为人们敬仰的树。

  万千生命中的每种生命,都能找到各自的生存空间,它们都有充分的权利谋求生机与繁荣。在仙女山这片风土吉壤里,树木不分粗细,禽兽不分美丑,花草不分淡艳,毫不嫌弃地容纳了它们,这就是保护和培养了自然生态,这就是敬畏了自然生态。

  无论是我,还是村民和那群建设者们,都在敬畏一棵树,必是醒悟到:森林是人类的依赖,人类才能成为自然界的精灵。人与自然的和谐,一起寓寄着一个生命与自然的未来。

  那棵火棘树正在恣意地生长,如今它早已不再是一棵孤独的树。在仙女山度假区里,无数的树木与它共浴阳光雨露,一起沸腾着生的冲动,翔舞着美的旋律。只是看上去它比其它树木更为安详,但每次在与它对视的刹那,我依然充满了一种突如其来的震骇,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描述我对火棘树的感觉,那就是敬畏。

Tags(关键字): 火棘树 | 仙女山 | 旅游度假区 |

热门游记

图文资讯

旅游工具

热门资讯